标签归档:标签5

萌宝过大年

嘿啦咿呀依耶 咿呀啦依哟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嘿啦咿呀依耶 咿呀啦依哟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红灯笼 红对联 大红包 放鞭炮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bong!
  噼里啪啦bong bong!
  噼里啪啦bong!
  耍龙灯 舞狮子 敲锣鼓 福到啦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bong!
  噼里啪啦bong bong!
  噼里啪啦bong!
  嘿啦咿呀依耶 快乐冲上天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嘿啦咿呀依耶 美好的明天
  嘿啦咿呀依耶 过个幸福年
  (间奏)
  包饺子 吃汤圆 穿新衣 看花灯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bong!
  噼里啪啦bong bong!
  噼里啪啦bong!
  走亲戚 去拜年 好开心 压岁钱
  噼里啪啦噼里啪啦
  噼里啪啦bong!
  噼里啪啦bong bong!
  噼里啪啦bong!
  嘿啦咿呀依耶 快乐冲上天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嘿啦咿呀依耶 美好的明天
  嘿啦咿呀依耶 过个幸福年
  嘿啦咿呀依耶 快乐冲上天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嘿啦咿呀依耶 美好的明天
  嘿啦咿呀依耶 萌宝过大年
[1]

第301章 少年入都

北玄国帝都内,人流熙熙攘攘,街上车水马龙,一切都是那样的繁华。

这个忍受了毒宫多年压迫的国家在毒宫覆灭之后,很快就表现出欣欣向荣的一面。

“这就是北玄国吗?还真是热闹啊。”一个带着黑色斗篷,全身笼罩在黑色布料之下好奇地感叹道。

旁边一位和他装扮差不多,只是颜色变成全白的人微微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周围的人听到他说的话,又一看他所穿的服饰,心中对他们的身份就有所猜测了,大概就是从帝都之外来的外乡人。

并且应该还有什么仇敌之类的,否则不会无缘无故带着斗篷,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虽然北玄国的百姓并没有区别对待外乡人,但是他们也不会自己找事,这两位看起来颇有些故事的人,他们能不招惹就尽量不招惹。

察觉到身边的人都离自己两人远了一些,两人又不是那等愚蠢之辈,哪里还不知道是因为两人的言语和装扮引起了怀疑。

所以接下来两人压低了声线,使用了那虽不足为外人道,但是很是实用的传音入密。

“空速,你觉得我们接下来该去哪?”名为紫狻的男人轻声问道。

可是空速却是一言不吭,就这样继续向前走着,紫狻也是知道空速不是故意不理自己,而是这人就是这个性子,与世无争,淡泊至极。

两人漫无目的地沿着北玄国的帝都绕了几个圈,但是空速却一直没有停下,反而皱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问题一般。

看着空速这个样子,紫狻可是一点都忍受不了,很快就到处跑去了,而空速还是随便走着。

很快,紫狻就回来,而且脸上还有着一些唏嘘的神色。

看到空速还在那儿不知在找些什么,也不见外,直接将手搭在他的身上,这个举动却让空速皱起了眉头。

紫狻看到这一幕也是不好意思地笑笑,将手拿开,看着空速那白袍之上的黑色掌印,更是讪讪。

不过,

少年毕竟是狻猊传承者,虽然实力还不够高深,但是脸皮却是一脉相承,很快就调整过来状态,自顾自地开了口。

“这楚江还真有两把刷子,没想到在这北玄国也混得不差。”

听到这句话,空速却是突然将他扯过来,近乎逼问地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紫狻没想到向来淡泊的空速竟然会对楚江这么感兴趣,也不再藏着掖着,继续平铺直述起来。

“之前那位大人不是说过楚江将方铭那厮给斩杀了吗,还连带着杀了一些名叫毒宫势力的,这可解了北玄国人民的燃眉之急……”

待得紫狻将楚江的一些事迹说清楚,空速再次沉默起来,似乎在定夺。

半晌,空速终于打破了沉默,“这次行动毕竟是以找灵珠为主,这时候去找楚江无非是多了一事,不如暂时先不去。”

“这北玄国帝都之前我已经试探过了一遍,没有发现灵珠的痕迹,这就证明灵珠要么被雪藏起来了,要不就不在帝都之内。”

紫狻这时突然插话道:“但是大人不是说就在这里吗?”

空速继续说道:“所以我们就先在这帝都之内安定下来,打听打听消息。”

然后,空速也不管紫狻如何想的,就独自向前走去。

紫狻看到空速的样子,突然笑了一下,这空速说了这么多还不就是没有必定的把握战胜楚江吗?

他笑着摇摇头,快步追了上去,“诶,等等我!”

北玄国帝都突然在少年紫狻的眼中珊珊可爱起来,就像旁边的翩翩白衣少年郎一般,多了一些人间烟火气。

……

天色正黑,北玄国帝都

楚江此时正和北玄谦还有万古剑帮的众人从酒楼之中走出,一帮人有说有笑,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可能是因为刚刚喝酒的原因,司徒焰整个人几乎是完全挂在了楚江的身上,楚江对此也是毫无办法,只好任由醉酒的司徒焰乱来。

“哥,我好喜欢你啊!”

感受到了身边佳人吐出的如麝如兰并且还略带点酒精味道的气息,楚江难得老脸一红。

但楚江早就不是当年那个青涩的少年,所以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反手将司徒焰抱起。“焰,你趴在我身上的样子成何体统?还是我抱你回去吧。”

司徒焰本就是酒精上脑,所以听到楚江这话也不羞也不恼,双手反而将楚江的脖子给搂住,嘴里还念念有词。

“哥,今晚陪我睡!”

这话却把楚江给难住了,一时间骑虎难下,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楚兄啊,最难消美人恩啊!”

看着北玄谦和万古剑帮其他人特别是苏岩调侃的目光,楚江恨不得马上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但是他好歹也是一帮之主,更是威震两大国的超级高手,这点尴尬算什么,他很快就找好了措辞。

“自古英雄配美人,我有美人在怀,你们有吗?”说完,楚江将司徒焰抱得更紧了。

这话直接将在场的人给气住了,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楚江,只好瞪着楚江。

楚江感受着那些道杀人般的目光,“咋的了?你们觉得你们打的过我还是能请人打得过我?”

北玄谦当时就被气炸了,“别拦着我,我要去跟楚江大战三百回合!”

结果北玄谦闹腾了一会儿,发现苏岩等人竟然都跟自己拉开了距离,脸色尴尬起来,“你们都没人来劝我一下吗?”

苏岩郑重地点点头,抱了个拳。“北玄兄,保重!”

北玄谦顿时倾倒,“我今天吃得太饱,身体不适,恐难再与楚江战上一场!”然后将目光转向楚江,只见楚江仍然是笑眯眯的样子,于是放了心,不再言语。

楚江见惯了他们这些活宝耍宝,所以倒也没有在意他们的言语,不过玩笑还是要开的。

“那就等太子殿下什么时候消化了就什么时候与我战上一场了。”楚江装模作样作了个揖。

北玄谦直接回了个白眼,在这北玄国,我的领地上,还能被你给欺负了?

然后我们的太子殿下突然思之虑之,细思恐极,这北玄国除了他父皇还真没有人能够打赢楚江!而且就连大帝也只能压制住楚江,真要打起来,楚江还是能够走的。

不过他却丝毫不畏惧,因为他知道楚江肯定不会对自己动手,所以丝毫不惧。

只是他偶尔也会感叹,这个楚江是怎么修炼的?怎么当年和自己差不多的实力,现在就可以碾压自己了?

他也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类人的修炼是不会被旁人给理解的,他们或生而知之,或天赋异禀,或上天眷顾,就比如楚江这种。

见天色已晚,几人便不再玩闹,顺着月色一路走回皇宫。

司徒焰早已在楚江的怀中酣睡,那等小女儿姿态就连楚江看了都心神摇曳,忍不住真要和司徒焰一起睡,共度这大好春宵。

“啊对不起啊!”

突然,一道声音将楚江的心神给拉了回来,面前站着一黑一白两人,原来是那个全身黑色的人撞着了北玄谦。

北玄谦是谁?那可是北玄国的太子爷,被人撞了一下,就算那人不是故意的,但这种损失颜面的事情又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善罢甘休!

他直接揪起那人的衣领,“撞了本太……公子还想跑?”

楚江却是摆摆手,示意那两人可以走了,那两人似乎抬起头看了楚江一眼,再看了一眼北玄谦,见北玄谦也不耐烦地摆了摆手,于是飞也似地逃了。

楚江盯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沉思起来,突然觉得很是熟悉,像是在哪里看过一般,准备再回忆的时候,北玄谦却打断了他的思考。

“楚江,你干嘛拦着我,我还不得好好教训这两个人?”

楚江微微一笑,“不就是被我气着了吗?我不找你麻烦就是,找两个陌生人下手泄气干嘛?”

北玄谦听到这个眼睛一亮,哪里还有之前郁闷的样子,“楚江你说的,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楚江看到北玄谦这样子也是莞尔,自己哪里会找他麻烦嘛,怕是北玄谦自己也知道,不过这样化解明显更有面子。

“好了!我们快回去吧!”

众人再次趁着月色回归,楚江却是回头看了那两人消失的地方,不知在想什么。

在转角处,UU看书 www.uukanshu.com紫狻和空速也在注视着楚江他们离去的方向。

“这楚江,嗅觉还真敏锐,差点就被他发现了!”紫狻一边整理着自己的衣领,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

“他的实力,很强!”空速只说了这几个字,便再次闭目冥想。

紫狻却是微微一笑,“再强又如何?还不是被我们给得手了!”

空速微微点头,紫狻却是一脸兴奋,“楚江,明早起来有你们忙的!”

两人在月色下慢慢步入阴影,隐匿了身影。

月色姣姣,依然不知疲倦地照射着北玄国,显得十分凄美。

楚江将司徒焰送回了她住的地方,却没有停留,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不知为何,他的心里总有一股不安的感觉,但是他又不知道到底哪里有问题。

高考回忆录 | 你还记得高考那一年吗?

回忆

哈哈

你关于高三的记忆是什么?

@李琛:

一个夏天,一场考试,一次离别,一份永久的回忆。是站在校门口探头张望焦急等候的家长,还是教室窗外的烈日炎炎或是狂风暴雨,时隔多年再次想起,那一份特殊的记忆,是心灵深处的阵阵暖意。

@罗文珲 :

那时候上课、早晚自习、永远写不完的习题以及每周期盼的体育课就是生活的全部。

@郭一帆:

早晨五点半起床,凌晨一点半睡觉,骑车上学把单词抄在手背上边骑边背。

@曾赟晗:

高三是兵荒马乱的一年,印象中是背不完的单词,是醒目刺眼的倒计时牌,是被“黄冈”试卷支配的恐惧,却也是我最最怀念的一年,不仅仅是因为一场考试,更重要的是当时陪伴在身旁的人,大家都埋头为目标努力的感觉,纯粹又美好。

@朱书瑶:

对于高考的记忆是冰奶茶,是下晚自习后凉爽的风,是当时内心怀抱着的希望,认为未来有无限可能。

关于高考,

你还记得些什么呢?

是站在校门口探头张望焦急等待的家长,

还是教室窗外的烈日炎炎或是狂风暴雨?

时隔多年再次想起,

那一份特殊的记忆,

是心灵深处的阵阵暖意。

哈哈

高考期间,哪件事令你印象最深刻?

@袁艺榕:

那年高考恰逢雨季,潮湿的空气使人提不起劲,坐在前桌的女生在第一场语文考试开始前因为生理痛太厉害的缘故,最终放弃考试被老师搀扶离开,离开考场前她认真地对我们其他人说:“加油!”

@徐芳:

高考那两天都是雨天,每场考试结束后,走出考场大门时,都能看见母亲撑着雨伞在雨中焦急的等待。

@郭一帆:

高考期间突然降温,下了晚自习哆哆嗦嗦往家赶,一出校门父亲一溜小跑过来,就将一件厚外套罩在我身上,虽然已过十年,但那份温暖依然留存于心。

@喻丹扬:

高考前,集体撕书减压。

@孙伟:

印象最深的是,班主任给我们上的最后一堂课。

3

如果可以回到高考那年,你最想对那时候的自己说些什么?

@罗文珲:

知识是人生最大的财富,如果还能再来一次,哪怕再苦再累也要好好学习,考上自己心目中的学校,努力去实现自己没能实现的梦想。

@袁艺榕:

“每一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你其实可以做的更好。

@徐芳:

嘿,姑娘,其实你不用那么纠结是选理科还是文科,先好好想一想自己未来到底想做什么,然后就别回头,别后悔,未来的你会感谢现在努力的自己。再好好看一看你的校园,看看塑胶跑道,看看上课的老师,看看那些堆在桌上的课本和练习题,看看同桌的他。因为这段时光过去了就不会再有,你再也回不到这个教室,再也回不到那些年。

嘿,姑娘,别那么叛逆,父母都是为了你好,他们只是把自己所有的期望倾注在了你的身上,他们只是希望你可以有更好的未来。

嘿,姑娘,什么都别想,去享受这些时光,这是属于你的青春,之所以苦是为了以后更甜,之所以累,是为了让你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高考只是一个人生的转折点,

所幸我们都成功到达了彼岸,

回想起高考我们

有过遗憾、

有过不舍,

那都会是人生的绝版回忆。

十年磨砺只为此一朝。

希望所有考生,

在高考结束响铃,

合上笔盖的那一刻,

都有战士收刀入鞘的骄傲。

为所有考生加油!

来源:网络

本周编辑:三月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嘉实美国成长股票人民币(000043)基金净值

19年3季度19年2季度19年1季度18年4季度18年3季度18年2季度18年1季度17年4季度 阶段涨幅 2.93% 6.34% 10.91% -18.27% 12.87% 11.26% -1.21% 4.82% 同类平均 0.33% 1.68% 11.23% -11.55% 1.26% 3.81% -1.98% 2.91% 沪深300 -0.29% -1.21% 28.62% -12.45% -2.05% -9.94% -3.28% 5.07% 同类排名 73 | 264 12 | 268 106 | 259 204 | 242 4 | 226 13 | 228 39 | 99 71 | 212 四分位排名 四分位排名是将同类基金按涨幅大小顺序排列,然后分为四等分,每个部分大约包含四分之一即25%的基金,基金按相对排名的位置高低分为:优秀、良好、一般、不佳。

民国十大才女

收藏
查看我的收藏

0
有用+1
已投票

0

编辑
锁定

民国的舞台上,活跃着一群美丽聪慧的精灵,她们或是社交场上的明星,或是倡导女权的教育家,或是舞台上耀眼的明星,或是杰出的诗人、画家……她们有的如清泉般纯洁,有的如烈火般激情,她们就是那个时代最受瞩目的十大才女。

中文名

民国十大才女

类 型

才女

时 期

民国

包 括

史良等

1
史良(1900—1985)

2
盛爱颐(1900年——1983年)

3
吴健雄(1912年——1997年)

4
陈衡哲(1893年——1976年)

5
苏雪林(1897年——1999年)

6
陆小曼(1903年-1965年)

7
凌叔华(1900年-1990年)

8
谢婉莹(1900年─1999年)

9
林徽因(1904年—1955年)

10
张爱玲(1920年—1995年)

编辑

史良

江苏常州府武进县人,大律师、著名法学家,中国第一个女部长。是民国十大才女中领导职务最高的女性。章诒和曾撰文评价她:“她是我小时候崇拜的美丽女性。只要父亲说上一句:今天史大姐要来。我听了,顿时就血液沸腾,兴奋不已。”
[1]

编辑

盛爱颐(1900年——1983年
[2]
),江苏常州人。她以“盛七”闻名上海滩
[2]
,是民国十大才女中唯一的实业家,是中国第一个涉足娱乐业的女企业家,上海百乐门公司董事长总经理、上海交通大学(原南洋公学)校董,是上海最大的资本家——常州人盛宣怀的七女儿。
盛爱颐在与宋子文的恩恩怨怨中尽展个性,在中国第一桩女权案中大显风采
[2]
。盛爱颐见多识广,不仅能诗会绣,还写得一手好字
[2]

编辑

吴健雄

江苏苏州人,核物理学家,素有“东方居里夫人”之称。在β衰变研究领域具有世界性的贡献,曾获美国最高科学荣誉国家科学勋章,其丈夫是华裔美国物理学家袁家骝(袁世凯孙子)。吴健雄是民国十大才女中唯一的科学家。

编辑

陈衡哲

江苏常州人,史学家,中国第一位女教授。陈衡哲是和任鸿隽、胡适一代的民国黄金十年的大知识分子,他们有一个最大的特征,就是不管自己学的是文史法还是理工医农,首先都是社会评论家,随时对社会问题仗义执言,发飙问难。

编辑

苏雪林

浙江温州人,作家、文艺批判家。她是这样评价自己的:“我诞生于一个极端保守的家庭,虽幼年饱受旧礼教之害,但幼年耳濡目染的力量太强,思想究竟是保守的。”“实际上,我是一个人,是一个很普通的女性,青年时代也颇向往爱情生活,屡受打击,对爱情倒尽胃口,从此再也不想谈这两个字,把爱情升华为文学创作及学术研究的原动力,倒也是意外的收获。”

编辑

翻译家、文学家、画家,江苏常州人。

陆小曼

一九二四年,陆小曼与时在北大教书的诗人徐志摩相识,不觉被志摩的才学所倾倒,一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情感油然而生;志摩也惊为天人,爱慕之情一发不可收拾。彼此的感情快速升温,不断地鱼雁传书,倾吐衷肠,给后人留下了一部缠绵悱恻、香艳蚀骨、经久传诵的《爱眉小札》
[2]

编辑

广东广州府番禺县人,文学家,画家。在英国出版《古韵》一书。该书一经出版,很快即引起英国评论界的重视,成为畅销书。同时有趣的是,她的三角恋爱被中国女作家虹影改编为小说,在中国台湾、瑞典、荷兰、法国译成不同语言出版。
凌叔华确实可以称为“高门巨族的精魂”
[2]
。其祖父凌朝庚乃广东番禺巨富;其父凌福彭与康有为是同榜进士,官至直隶布政使,授一品顶戴,民国以后在北洋政府中担任要职。凌叔华儿时即师从宫廷师缪素筠;稍长又从辜鸿铭学习英语;待到妙龄,又面见印度诗人泰戈尔,嫁给大才子陈西莹,与徐志摩、胡适等人成为密友;中年之时,又与苏雪林、袁昌英并称“珞珈三杰”……
[2]

编辑

谢婉莹

福建福州长乐县人,儿童文学作家、诗人、翻译家。她就是在我国家喻户晓的“冰心”,此笔名取“一片冰心在玉壶”为意。她被称为“世纪老人”。

编辑

林徽因

福建省福州闽侯县人,是中国第一个女建筑学家。
说起林徽因,人们最喜欢津津乐道她生命里,出现过三个最重要的男人:徐志摩、梁思成和金岳霖。梁是她合适的伴侣,现实的选择;而金是她的闺蜜,一生的蓝颜知己
[2]

编辑

张爱玲

上海人,作家。 张爱玲家世显赫,其祖父张佩纶是清末名臣,祖母李菊耦是李鸿章的长女。1995年9月8日,张爱玲病逝在美国。享年75岁。
张爱玲一生创作大量文学作品
[2]
。类型包括小说、散文、电影剧本以及文学论著,她的书信也被人们作为著作的一部分加以研究
[2]

说张爱玲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个“异数”当不为过
[2]
。文字在她的笔下,才真正的有了生命,直钻进你的心里去。喜欢张爱玲的人对她的书真是喜欢,阅读的本身就能给读书的人莫大的快感。阅读的快乐只有在她那里才可以得到。读别的书你或许能知道道理,了解知识,得到震撼,但是只有读张爱玲的文章你才是快乐的
[2]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1.

民国十大才女:林徽因外更有中国第一位女部长(图)(1/10)
.凤凰网[引用日期2013-03-16]
2.

史海:民国十大绝色才女
.新华网[引用日期2015-01-20]

词条标签:

近代史


社会


历史


人物


书籍